張運成:美國陷入二元經濟結構困境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40 次 更新時間:2019-06-13 08:57:05

進入專題: 二元經濟結構理論  

張運成  

  

   2019年5月22日下午,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第137次【朗潤·格政】論壇在北大國發院朗潤園成功舉辦。與會學者就“中美貿易及中美關系:挑戰與前景”這一主題進行廣泛探討,本文根據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張運成在論壇上的演講整理,已經演講者本人審閱。

  

   中美經濟“大清算”是當前中美關系的一個突出特點。清算指的是“攤牌”:一是美國傳統與創新的“二元經濟結構”難以為繼與中國經濟結構轉型行到半山的“碰撞”;二是美國片面對中國經濟進行全方位分析評估的實用主義與中國一直認為經貿關系是中美關系“壓艙石”的理想主義“碰撞”。

  

   2018年3月22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布了215頁的對華301報告。11月20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布更新版53頁的對華“301條款”調查報告。兩份報告共計268頁,充斥了歪曲、抹黑甚至污蔑的不實之辭,其動機就是拿中國經濟說事,極力尋找攻擊點,增大經貿磋商籌碼。相比之下,中美經貿磋商以來,我們對近20年來美國經濟出現的結構性問題的認識是不夠的。只有認識到并指出美國經濟自身問題,才能促美國客觀看待雙邊經貿問題。

  

美國經濟“二元”結構主要表現及負面影響


   二元經濟結構理論由經濟學家威廉?阿瑟·劉易斯(1915-1991)1954年提出,最初指發展中國家現代化工業與技術落后傳統農業并存的經濟結構,后泛指現代與傳統經濟并存。新世紀以來,美國創新經濟與傳統制造業各走各路,漸行漸遠,致使經濟社會陷入結構性困境。傳統中小企業與硅谷新興企業的政治取態完全不同,高科技行業和富裕州支持希拉里,硅谷曾聯名反對特朗普并捐贈希拉里巨款;而制造業崗位流失的中西部各州支持特朗普。

  

   (一)競爭力兩極分化:創新經濟由現代農業、先進制造和高端服務業組成,競爭力全球領先

  

   美農業吸納人口不足全國2%(約600萬),但高度機械化、信息化和生物技術化,占據全球農產品貿易的四分之一;數字、網絡、激光、納米、機器人、先進材料等新技術應用加快,先進制造業在多個領城領跑全球;現代農業和先進制造業催生的生產性服務業快速成長,成為助推科技產業化的重要力量。傳統經濟由傳統制造業和低端服務業構成,競爭力弱,無法提供優質崗位。20世紀70年代始,美制造業持續外流。勞工統計局數據,2000年至2017年9月,共減少480萬個制造業崗位,降幅接近30%。其中,紡織、服裝、家電、家具、計算機設備等領域最為嚴重。全美從業人員四分之三被服務業吸納,且大部分進入產品差異小、準入門檻低、投入產出效率低、薪酬低的低端服務業。

  

   (二)活力天壤之別:創新經濟動力十足

  

   以舊金山(硅谷)、波士頓、艾加哥、休斯頓、西雅圖為代表的創新中心成為經濟強勁引擎。一是發展迅猛。近年來,占加州經濟20%的硅谷經濟増速高達5%,遠高于全美2-3%。二是優化轉型。硅谷正從信息技術一輪驅動轉向新能源、生物制藥、大健康、大醫療、現代農業等多軌并進。三是集成創新。硅谷占地雖僅800平方公里,但聚集了上萬家高技術公司、全美40%以上的風險投資、70%以上的天使投資。此外,孵化器、知識產權、市場開發、人力資源等全覆蓋服務,推動創新鏈、產業鏈和資本鏈交織強化。傳統經濟后勁不足,處境窘迫。危機后,受全球經濟低迷和產能過剩雙重影響,鋼鐵、鋁等傳統制造業遭受較大沖擊。2015年四季度和2016年一季度,美國鋼鐵公司分別虧損11.3億和3.4億美元,不得不尋求政府高關稅保護。

  

   (三)“經濟脫臼”(奧巴馬語)嚴重

  

   美傳統經濟釋放大量過剩勞動力,因“二元經濟”壁壘森嚴無法被創新經濟吸收,主要因為:一是創新經濟具有自動化、智能化趨勢,對勞動力需求大大降低。1990年,底特律3家頂級汽車制造商共擁有2500億美元的名義收入、360億美元的總市值和120萬雇員。2014年,硅谷“三巨頭”(蘋果、谷歌和微軟)總名義收入為2470億美元,總市值超過1萬億美元,而雇員僅13.7萬人。二是創新經濟就業崗位具有“低成本”、“高技術”門襤。技術巨頭將制造環節外包給成本更低的國家,在美則大量雇傭高技術移民專注研發(硅谷約七成工程師來自國外)。

  

   (四)負面影響

  

   1、優質崗位流失,勞動參與率下降。50年前,美最大雇主通用汽車的普通員工,時薪相當于現在的35美元。而現在,最大雇主沃爾瑪的新入職員工,時薪僅9美元。脫離傳統制造業的大量勞動力,被迫滯留在低端服務業,甚至放棄尋找工作。2008年中期,勞動參與率為67%,2016年6月降至62.3%,2017年8月雖小幅升至62.9%,仍遠低于危機前水平,意味著危機造成的失業大軍中有600萬人已離開就業市場。而且,近年美經濟復蘇帶來的新增就業多是中、低薪崗位,而非危機中流失的高薪工作。

  

   2、收入“二元”分化,貧富差距擴大。一方面,與創新經濟相關的高學歷人員絕對收入上升。2000到2012年,占美勞動力3.8%、擁有專業碩士及博士學位的工作者收入分別增長6.8%和10.3%。另一方面,占比96.2%的相對低學歷勞動者實際收入逐年下降。其中,高中肄業生和畢業生分別降13.3%和6.0%,大學肄業生和本科畢業生分別下降10.1%和9.1%。由于大學學費持續上漲,高中及以下學歷人群“大學無用論”流行,社會收入差距未來恐將進一步拉大。中產階層萎縮。中產階層被視為經濟繁榮、社會穩定的基石,但近年來被持續擠壓:1970至2016年,中產階層人口占比從61%持續萎縮至49%(幾十年來首次低于人口一半),高收入階層人口則從14%升至21%,低收入階層人口從25%升至29%。同一時期,中產階層收入占比從52.7%降至45.4%,高收入階層收入則從16.6%升至51.5%。貧困人口龐大,超過4600萬,約占美總人口的15%。

  

   3、階層流動停滯,社會包容度下降。“二元經濟”阻礙社會流動,“白手起家、勤勞致富”的美國夢變得越來越遙不可及,美國人對未來日趨悲觀。20世紀90年代,相信“一代更比一代好”的受訪者占70%,21世紀頭十年降至60%,2016年僅43%。同期,中年白人預期壽命從75降至73歲。美階層隔閡加深,排外、仇外情緒上升,開放性與包容性下降。

  

   4、政治觀點極化,政治對立加劇。創新經濟與傳統經濟的分野與固化,更導致政治觀念的斷層與對立。2016年總統大選中,“二元經濟”成為選票指示器:創新經濟集聚的富裕州(東北部、伊利諾伊、加州)多支持希拉里,硅谷甚至曾聯名反對特并捐贈希拉里巨款;傳統制造業云集的“鐵銹”帶(中西部)低收入階層密集的南部和西南部,則普遍支持特朗普。盡管特朗普擁護者僅創造美GDP的三分之一,但其對美社會與政治現狀的強烈不滿,成為特獲勝的強大助推器。

  

轉嫁矛盾,對外“搶吃餡餅”


   特朗普政府執政兩年來,推動經濟增長的路子先內后外,以外促內,對內謀求“做大蛋糕”,對外以“進攻性”手段“搶吃餡餅”,迄今可見短期之效,但損人利已不會持久。國內經濟政策上,特朗普政府將企業所得稅率從35%下調至20%;對美海外公司資金回流給予稅收優惠;修改《多徳一弗蘭克金融法案》,為華爾街減負;放松對能源和環境監管,簽署允許擴大海上石油和天然氣鉆探的行政令,打破奧巴馬對油氣資源開發的限制。

  

   據美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2018年美石油產出繼續增長,已超過沙特和餓羅斯,為1973年以來首次。資本市場表現不錯,也成特朗普最大的炫糴資本。標普、道指、納指從2017年1月至2019年5月的漲幅分別為26%、30%和41%。2019年一季度美經濟增長3.2%,主要是存貨激增,即美進口商搶在政府提高對華關稅前加大進口力度。隨著這一因素消失,加上美政府支出擴張乏力、公司債務惡化等,普遍預測美國難以重現2018年的高增速。

  

   隨著經濟刺激政策的邊際效益遞減,美政府發現國內“做大蛋糕”越來越困難,自身二元經濟結構性間題更是棘手難碰。這里有兩個關鍵時點,2018年3月,美國通過發布對中國301報告強力干預、扭曲世界經濟;11月,民主黨重掌眾議院,在醫保、移民、預算、債務上限等問題上與恃政府激烈博弈,特朗普照政府開始轉向施壓國際,并將主要矛頭指向中國。

  

   為了炫耀政績和見效快,相較于“做蛋糕”,特政府更看重“搶餡餅”,對外以“進攻性”手段“搶吃餡餅”,大力調動、激活美在國際市場上的結構性權力和在國際秩序中的制度性權力,強力推動國際政經秩序向朝美有利的方向轉型,旨在重建美經濟在全球的絕對領先優勢。為援取更多全球經濟利益,美“精準”選取“杠桿點”,以點帶面,撬動相關領域利益再分配,重塑競爭優勢:以鋼鋁、汽車領城加征關稅,試圖理順與歐目等經貿關系;以56、芯片等領域的斷供和圍剿,試圖阻斷中國高科技升級和發展,使中國保持與美“20年以上”的差距;以攻擊和分化“一帶一路”建設,試圖重新確立國際發展合作的標準和路徑。

  

   特政府干預經濟力度前所未有,正促美式“小政府、大社會”加速向“大政府、小社會”演變。對內采用行政命令,力推產業政策引導企業發展。1月,特朗普簽署“加強基建項目購買美國貨”行政命令,要求政府承包商采購美原料、商品;2月,再簽署行政命令,要求所有聯邦機構將人工智能研發和投資“置頂”,并成立美勞動力政策咨詢委員會,改善美就業狀況。

  

   對外,美對貿易對象甚至伙伴的容忍度明顯降低,強調貿易條件的互惠、貿易協議的有效執行等,從平等協商轉向懲罰性施壓、強制矯正,從包容性吸納轉向排他性擠壓。

  

   具體做法上,在貿易領域采取威脅退出世貿組織、先雙邊后多邊、全面動員盟國體系、抹黑競爭對手經濟模式、威脅提高關稅或取消最惠國待遇等一系列資易保護主義做法,誘、迫其他成員國接受其主張。

  

在投資領域,美以加強對國家安全、知識產權和特定領域監管為名,大規模修改外國投資規則。為遏制中國對外投資,美國緊緊圍繞高科技領域、國企、合規義務等三方面,(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二元經濟結構理論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bnqwqk.tw),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bnqwqk.tw/data/116700.html
文章來源:北大國發院 公眾號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组选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