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曉野:規制的“對等”——中美經貿關系40年后的調整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817 次 更新時間:2019-06-12 20:30:22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中美貿易戰  

馬曉野  

  

   中美關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關系,目前大家在媒體上該看到的中美問題都看到了,在了解這些問題的時候,大家也帶著各自不同的想法和立場,今天我從制度角度來看,通過回顧中美經貿關系的過往,希望能幫助大家把變化的經濟環境、經濟力量以及地緣政治、意識形態等其他問題納入分析框架,從而全面理解一下中美經貿關系走到現在,到底有哪些堅實的基礎?問題為什么重新被提出來?雙方曾經是如何成功把政治和經濟問題區隔開、分別處理?今后政策怎么調整、往哪一個方面調整?

  

   目錄

   一、從制度性安排開始整理頭緒

   1、雙邊貿易協議與最惠國待遇

   2、中美第一次大的貿易爭端

   3、問題全面爆發

   4、突破制裁在多邊場景開始雙邊談判

   5、什么是歐美強調的reciprocal“對等”?

   6、為什么要搞創造性的WTO項下的特殊安排

   二、中美關系,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三、承前啟后的歷史節點

   四、新的談判碾壓原有的雙邊合作機制安排與多邊國際法規的發展同方向

   五、國際經貿法的發展趨勢和影響

   六、影響新制度安排的經濟理論問題

   七、中國有優勢主動制定新的規則

  

馬曉野:無奈的聲明


   首先感謝大國策智庫愿意提供一角之地讓我就我自己對中美經貿關系的一些看法和評論作如下說明。

  

   我本人知曉,外交授權有限,也認可一些研究人員發現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條件之一,就是受累于當時的“公開外交”。這種將有些門檻和技巧的外交難題,公開與社會上欠缺必要知識準備的吃瓜民眾分享和開展討論,形成了輿論驅動,當負有一定的歷史責任。我當初并沒于打算就經濟外交問題提供見解與評論。后來事情的發展有些令人尷尬。

  

   事情的大致經過是這樣的。

  

   前年特朗普就任總統前和就職后的對華經貿政策宣示中,已經明確提出了對等的概念。我意識到作為一個以發展中國家身份進入國際經濟貿易體系的中國,“對等”是一個由于翻譯不確切而被遮蔽掉了的重要概念。當對方提出規制regulatory system方面的“對等”的要求,被理解成了商業上的“互惠互利”的時候,正面交鋒時出現“迎面而來,擦肩而過”的情形就會讓人笑不出來了。于是我寫了一個關于國際經貿體系中對等原則問題的文章在與經貿法律關系界的小圈子里傳看。當然,我作為中國WTO研究會的理事,我也把文章發給了秘書長。對于“對等原則”概念的傳播,我不推卸責任。

  

   對于后來網上病毒性傳播的系列文章和演講,我就有些尷尬了。

  

   美方發動對華301調查開始,中美經濟貿易摩擦引起了經濟學者的重視。我所在的一個經濟學者群比較大,有400多人,群里也開始對此進行討論。國際經濟貿易談判涉領域及到了一些經濟學家和普通老百姓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都不接觸的概念。盡管隔行不一定就是隔了一座大山,即使是小小的坎一樣的障礙,也會使得討論很發散。用一句文皺皺的話來講,就是:缺少了驗證過的經驗事實作基礎,討論很快就陷入了相關,或根本不相關的理念之爭。討論過程的跳躍,很快就使可能有所收獲的討論滑向了情緒化的紛爭。讀書再多的人,只要是進入了“沒有經驗驗證過的事實”為基礎的探討,討論就與街頭路人閑聊一樣變得沒有多少營養了。

  

   群主說我曾經經歷過中美談判和多邊談判,建議讓我在群里分享一下對談判的看法。

  

   我很有自知之明,談判是廟堂之事。江湖之人不宜置喙。況且我也反對度外之人不明就里的充當“后座駕駛員”,不宜用自己的“理念”和碎片化的事實試圖影響當局者的談判方向和談判進程。直接對談判進行評論的方式也是我在寫東西時一直力圖加以避免的“錯誤”。在上述自我審查的基礎上,我在群內分享了“從多邊和雙邊制度性安排看中美經貿關系”一文。我希望大家從歷史線索觀察變化中的雙邊關系,談的都是陳芝麻爛谷子的歷史事實。

  

   不久,2018年4月群友讓我在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給金融界的研究人員講一講。在現場介紹這么枯燥的,概念套概念的專題,我不得不即席在每一個問題上加一個例子。這個演講肯定不如文字嚴謹。有出些錯誤也在所難免。

  

   2018年5月初,也許是要趕在美國7人談判代表團離京的日子,上海金融法律研究院把我的演講記錄,結合以前群里發的部分文字放到了網上,并注明了“未經本人審閱”。看到這個上網文字中還有不少的錯誤,并經幾個門戶網站轉載后進入快速傳播,我既感到無奈,也不好對各網站的“厚愛”過多指責。我采取了龜縮的處理態度:既然網站載明了未經我本人審閱,我就不對此負任何文責。去年有人對我說,那個帶有錯誤的稿子的全網閱讀量可能達近千萬次的時候,我只有苦笑。

  

   事情本已經過去了。可是在今年中美談判遇到了較大的挫折的時候,從“一瓣”網開始又把去年上海金融法律研究院的文章再次轉載。“一瓣”網的有關人員次日告知我的時候,我趕緊說那是未經本人審閱,而且有錯誤在上面。對方建議我作一勘誤由該網頂置,以正視聽。可是同時其它網站行動也很快,馬上就有“學經濟家”,“中美企業峰會”,“赫橋智庫”,“金融讀書會”,“思享自然”,“中改研究”,“全球化智庫”等也轉了。讓我不安的是,轉載網站許多都把上海金融法律研究院著名的“未經本人審閱”字樣省略了,而且有的網站把標題也改得越發逼近現實進行中的談判。比方說有一網站把標題改成了:“中美經貿談判的唯一出路”,還有的網站在文章后面表明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并不提未經作者審閱。

  

   我感謝各網站對那個文章的“厚愛”,也對網站拼流量的操作手法表示理解。但是直指當前僵局中的中美經濟貿易談判的震撼性標題的處理方法,的確會給政府談判決策部門帶來不必要的煩擾。我不得已要在此鄭重申明:各網站未經我本人審閱署我名字轉載的文章,文責由各網站自負,本人不承擔責任與后果。至于某網站要求讀者看了一部分后,繼續點擊并付費九元人民幣后再繼續閱讀。本人聲明不是本人所為,我不認識那個網站的人,付費閱讀交易也與本人無任何關系。

  

   借此機會我還得為我是誰正名。網文介紹我是瑞士SGS公司中國區副總裁,我得聲明寫文章和演講是非職務行為,與我任職的公司無關。介紹我是前駐WTO的觀察員,實際上我在1984-1988駐日內瓦聯合國代表團觀察國際組織的時候,WTO的前身還是 “關稅及貿易總協定”(GATT),這樣介紹是為了簡化,避免再順便介紹國際組織的演進。

  

   謝謝大家。

  

正文

  

   觀察下一步中美關系怎么走?很重要的一點是要讀對方的思路, 如果完全自說自話,那樣做出了判斷只好在實踐中不斷地試錯。對于中美經貿關系,我個人看法,沖撞摩擦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最終解決問題還是要通過談判,而談判很重要的是要了解對方的思路,要知道他的政策措施的出發點、立腳點到底在哪里。除了經濟大事、產業結構之外,還有是它依據的法律中,哪些法律不成熟、有問題、過時了,造成今天的問題,我在這里說說陳芝麻爛谷子,希望給大家提供一些思路。

  

一、從制度性安排開始整理頭緒


   1、雙邊貿易協議與最惠國待遇

  

   中美1979年建交,但美國和其他國家與中國建交不一樣,直到1980年才簽署了雙邊貿易協定。一般而言所有雙邊貿易協定中,都有一個標準的第二條條款——簽了這個協議,雙方給對方最惠國待遇。唯獨美國不太一樣,在貿易協定中多了一個承諾:現在給中國最惠國待遇,但如果將來中國加入一個多邊組織,美國將按照那個多邊組織(GATT)的最惠國待遇給中國予同等待遇。美國預計中國將來也許會加入WTO(當時還叫關貿總協定GATT)。應該說,這個承諾比別的國家多前進了一步。這是美國當時做的一個承諾,這也是后來它失信的地方,由此導致了很多的問題。

  

   說到“最惠國待遇”,這里有兩個插曲:

  

   新中國1979年與美國建交,1980年有這樣一個MFN待遇的雙邊貿易協定,這促成了中美貿易的起步。為什么?因為當時美國的實施關稅3%以下,如果沒簽這條,美國1929~33年的關稅非常高,平均59.6%,中國產品與其它美國的貿易國有這么大的關稅差,中美貿易就會沒法進行。有了這個待遇,中美貿易開始起步,而且一起步就比較猛。

  

   2、中美第一次大的貿易爭端

  

   當時中國能賣的制成品主要就是最低級的工業品,比方說坯布等。美國總統在中美建交之后,給中美關系做了一個基本定位——中國是美國友好的非盟國。有了這個定位,外交和經濟政策都按這個定位來,所以任憑中國擴大對美國紡織品的出口,美國不太好象對付其他紡織品出口國那樣設置配額來管理。因為中國不同意,美方如果單方面設置限制,就是令雙邊經貿關系倒退的效果。

  

   當時美國國內因為在產業結構升級的過程中,紡織工業十分困難,因此美國與其他國家已經有一個“多種纖維協定”(Multifibre Agreement, MFA),各個低成本紡織品出口國都受到發達國家的進口數量限制,但唯獨中國沒有數量限制,因為中美雙邊制度就是MFN待遇條款。隨著中國對美紡織品出口的增加,這個問題最后到了臨界點,中美第一次貿易戰就從這里開始了。

  

但是,第一次中美貿易戰的導火索,是中國貿促會副會長在香港做介紹情況的時候說漏嘴了,說我們當時的外匯是雙重匯率:1.8元兌1美金和2.8元兌1美金。雖然大家都知道雙重匯率的存在,(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中美貿易戰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bnqwqk.tw),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bnqwqk.tw/data/116695.html
文章來源: 大國策智庫 公眾號

27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组选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