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晨:“重復沖突型社會”已經到來?怎么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20 次 更新時間:2019-06-07 17:00:53

進入專題: 重復沖突型社會  

劉晨  

  

   最近,一些沖突性事件在網絡社區中鬧的可謂是沸沸揚揚,如久治不愈的“醫患關系”,“養狗咬人”,假疫苗等。和過去的社會一樣,這些事件的癥結依然在于公共性、制度性監管的缺乏,怎么講?因對責任和規則的忽視而導致個體失范,進而引發一方對另外一方的傷害,卻又因對方不主動擔責或推責,而導致沖突升級,并被放在網上發酵,輿論聲聲,卻又“腳痛醫腳”,撕裂社會。固然,人人喊打在短期內有效,但制度和作為缺乏,才是導致了悲劇和沖突重復的根本。

  

   “悲劇的重復”何以重復?

  

   悲劇于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世界并不陌生,尤其是我們的文學敘事格外關注,因其是基于情感的一種訴求與表達,故此文學對悲劇的理解往往更為體現在人性的關照上,“比如:張恨水的《金粉世家》、曹雪芹的《紅樓夢》、余華的《活著》……這些作品的結局都讓人唏噓不已。看似讓讀者無法接受的結局,但又是合情合理,順理成章、讓人回味和反思無窮。”

  

   而將這些悲劇的描寫放在日常生活的大千世界里,不失為對文學的一種玩笑,我們似乎在重復文學中的不幸,而沒有從歷史中學到歷史(原話為“我們從歷史中學到的教訓就是:我們從歷史中什么也沒有學到”),如結合當下,為何從古到今的“活著”是如此的復雜、艱難與不幸。

  

   以養狗咬死小孩為例(筆者曾經在某刊物上專門討論過社區養狗這個問題,當初的結論是,因公共與個人的邊界不明,“執行規則”的人不作為,最終導致狗及其主人對其他個體的權利忽略。)雖然,被咬的一方最終得到賠償80多萬,但孩子是一顆米養大的嗎?生命能用錢來衡量嗎?無法衡量。即便衡量,如網友所說,這點錢甚至在某些地方連一套房子都買不到。這也或許是更大的悲劇。

  

   當然,沒有人會情愿這樣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但“事實勝于雄辯”,該養狗的還在養。從一則數據來看,“1991年北京有3萬人次被狗咬傷,1993年就上升到了5萬人次。當時社會上的觀點仍然以反對城市養狗為主,北京市1994年出臺的養狗規定,名字就叫做《北京市嚴格限制養犬規定》。”但效果呢?事實上,治理養狗傷人,重在治人,而不是狗。但,因為一系列的原因,這些治理還不是很到位,進而就導致了另外一種極端性的行為發生,即投毒。萬一毒殺了人怎么辦?社會的極端化,還表現在群眾與狗主人的大打出手,如十堰某男子即為如此,最終被刑拘。這些都是因為社會沖突的一種。

  

   按理說,這些沖突本不應該,但更可怕的沖突還在后面,甚至讓人無法理解,例如,狗把小孩咬了,狗主人都不去看一眼,這是活生生地把人性吊打。明明是狗主人的錯,何以道歉如此之難?何以化解沖突與相互包容如此之困?

  

   所以,我們認為,悲劇固然是偶然的,但造成更多或更大悲劇的原因,很可能是冷漠的人性,以及角色失敗。這就必然會導致仇恨化社會的產生,假以時日,以暴制暴,最終無法收場,“張扣扣案”即為一例。

  

   “重復沖突型社會”已經到來?

  

   “什么是沖突?美國社會學家Coser解釋說,沖突是價值觀、信仰以及對于稀缺的地位、權利和資源的分配上的爭斗。柯林斯認為,社會沖突是社會生活的中心過程。達倫多夫認為,社會現實有兩張面孔:一張是穩定、和諧與共識,另一張是變遷、沖突和強制。他認為,社會組織不是尋求均衡的社會系統,而是強制性協調聯合體。在一定條件下,準群體組織表現為明顯的利益群體,并作為集體行動者投入公開的群體沖突,從而導致社會組織內部權威和權力的再分配,社會暫時趨于穩定與和諧。”等等。但這些“沖突理論”的建構者卻沒有發現,基于個體或缺乏集體組織參與的“沖突型社會”也應該加以重視。我們暫且拋開西方的眼光來看中國本土社會,你會驚訝地發現,他們往往是在小范圍內進行彼此利益爭奪,乃至采取沖突的方式發泄自己的維權失敗。

  

   例如,最近爆發的南京某職業學院的事件即為如此,他們因為學歷而鬧的沸沸揚揚,按理說,當地的教育部門早就應該在招生階段就將其制止,但為何其學生讀了三年之后,發現自己上當受騙了,開始集體行動了,才得到重視呢?同樣,如果事先衛生監管部門把宮頸癌疫苗進行嚴管,還會出現孕婦被打假疫苗么?恰好,人們憤怒的地方就在如此——“早干嘛去了?”。

  

   進一步需要追問的是,難道疫苗事件爆發的還少嗎?人們為此憤怒了多少回?有沒有“吃一塹長一智”?還是壓根就不想管?這下倒好,網民被網絡賦權后,在網絡上再次與監管部門進行博弈,雖然后者對海南的涉事者進行了罰款,但公眾卻認為,僅僅罰款遠遠不夠。而且,“8000元罰款就是毛毛雨”。這本不是真正作為的姿態,自然民眾就不會買賬,甚至對監管喪失信心,而一旦社會缺乏信任,則“公眾的政治效能感”就會降低(胡榮)。

  

   不過,好就好在這些事情都依然在可控范圍內。

  

   但,可悲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又是網絡社會的一個寫照。即螺旋型輿論發展態勢并不利于社會進步,反而加重社會失去信心。換句話說,這種的“輿論”會伴隨著時間流逝而消失,其具有沖浪型特征,如“奔馳女維權事件”。

  

   因此,如將上述的這些案例和本節開篇所述的沖突理論結合來加以推斷,則我們認為,我國社會的重復型沖突社會已經來臨,它絕不是社會轉型的陣痛,更不是社會發展的正常形態,而是富有歷史慣性的某種社會運行方式,對風險社會構成了一定的基礎。同時,其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表征,即人們在網絡上敢于對正當利益的爭斗,無論是南京高校學歷事件,還是海南假宮頸癌疫苗事件,這都是對正當利益的一種維護。因此,基于利益爭奪的社會沖突及其反復沖突就構成了網絡社會的某種常態,而且,人們已經養成了這樣的“慣習”,尋求網絡幫助而不是先尋求制度,這倒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信號。但,網絡也有其弊端,并不是說所有的維權者“發微博”都能被注意,而是極小數人能夠得到“幸運”眷顧,甚至還有一些人在網絡上“假尋人啟事”,浪費資源,這就構成了沖突被和解的概率極小,而當問題沒被解決時,就埋下了再次社會沖突的可能性。循環往復,沖突不斷,這就是重復型社會沖突的“死結”所在。

  

   如何看待這些重復型社會沖突?

  

   于社會和諧的維度來看,我們往往并不希望這些沖突的發生,例如,誰會愿意讓自己的小孩被狗咬死呢?誰愿意被打假疫苗呢?誰又愿意買一個車,而沒有開出門卻遭受到漏機油的事情呢?等等。

  

   不難發現,正是這些事件以“同樣主題”為單位的集中性爆發,導致社會不但沒有如科塞所說的,實現社會整合,有正功能。而是直接造成了很難愈合的社會撕裂。怎么講?如今,在網絡社會中已經形成了非常明顯的兩極化傾向,而且越發固化,比如有些群體就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而有的則是“不問青紅皂白的贊同”,這些社會心理都是不理性的。為此,針對某些事件的討論,最終就極其容易演變為“口水戰”和“人格攻擊”,進而帶來更大的社會撕裂,甚至還會帶來“劣幣驅逐良幣”的不堪后果,這對社會建設來說危害極大。

  

   在我看來,撕裂社會的還不止是觀念,還有做事不講究章法。中國人首先講究天理,但一些不合情理,不合乎法律,違背常識的做法,讓一些人很無力和無奈。而當社會缺乏批判性監督的時候,往往就會加重社會病態。最終,悲劇就會重復性發生。這個道理非常好理解,沒有監督,還怕個啥?如怕,那是違背人性。

  

   因此,社會沖突所帶來的后果是社會信心的缺乏和社會病態的加重。以買奶粉為例,就可以很好說明這一點。“一日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人們最終選擇了電商、代購等方式以規避孩子與家庭的風險,且“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這顯然是不健康的社會表征,更是不合乎情理的群體做法。頗具玩味。

  

   “規化沖突”需要強制力么?

  

   一部分的社會治理需要強制力,而怕就怕:第一,腐敗。當制造這些假冒產品的人與監督者進行勾結時,受害的最終是食物鏈最底端的人;第二,制度懸浮。有制度不執行或“選擇性執行”,這會帶來制度存在的意義被質疑。

  

   要明白,作為社會控制的強力手段,尊重制度顯得非常有必要,政府在其中相當于一個負責人的管家,從頭到尾都應該像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那樣,以民為中心,而不是“作壁上觀,而任斯民魚肉於‘天數’也。”(梁啟超)。同時,類如醫藥、食品等,更是應該有強力的管理方式,如誰觸犯,則采取行政強制程序,讓其違法成本加大,則悲劇和沖突就會弱化和減少一些。

  

   規化沖突,也需將其納入到合理的軌道上來治理,而不是放任于網絡社區中發酵和橫行,其不利于社會整合和社會發展。但,根治這個問題的方法主要在于疏導網絡情緒和建構制度化的訴求渠道。

  

   進而,當這樣的渠道構建出來之后,政治“作為”也要跟進,而且執法者的行為模式要合理,以避免沖突升級或沖突轉移。而且不要再采取“按鬧分配”、“花錢買平安”等思維和法則去治理社會,應該將法律和情理相結合。如此構建負責任的行政組織和健康有序的監督體系,則沖突就會在體系里進行常態運轉。

  

   總之,我們應該反思的是,為何悲劇與沖突總是反反復復。俗話說,“亡羊補牢”,但我們往往是“補”的有點小,甚至是“不補”。這又是為何?

  

   習近平總書記曾強調,“一個國家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與這個國家的歷史傳承和文化傳統密切相關的。”因此,如從儒家出發,要想化解這些沖突,最根本的就是要擺正“民為貴”的第一準則。相反,一些商業機構等,無不是“掉進錢眼里去了”,他們眼里又何以有民呢?抑或是嘴上有民,而心無民罷了。

  

   原載《社會學吧》2019-5-8

  

    進入專題: 重復沖突型社會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bnqwqk.tw),欄目:天益學術 > 社會學 > 發展社會學
本文鏈接:http://www.bnqwqk.tw/data/116628.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bnqwqk.tw)。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组选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