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風:中國現代史學大廈的卓絕奠基(在東西洋留學學人歸國之前)

——論文《羅振玉等人早期甲骨文研究學術史新探》系列報導(1-5)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635 次 更新時間:2019-06-02 17:09:43

進入專題: 孫詒讓   羅振玉   林泰輔   王國維   內藤湖南   甲骨文研究學術史  

鐵風  

  

中國現代史學大廈的卓絕奠基

——在東西洋留學學人歸國之前

新近發表論文《羅振玉等人早期甲骨文研究學術史新探》系列報導(1-5)


   最新一期的《南都學壇》(2019年03期,2019年5月出版),發表了名為《羅振玉等人早期甲骨文研究學術史新探》的學術論文(學刊鏈接 http://ldxt.cbpt.cnki.net/WKB2/WebPublication/wkTextContent.aspx?colType=4&tp=gklb)。作者任光宇以美籍獨立研究人身份,經過三年多的潛心研究寫作,繼其第一篇三萬字論文《“王劉聯合發現說”和甲骨文發現研究新論》之后(發表于2018年第6期《廣西師范大學學報》http://gxss.cbpt.cnki.net/WKA/WebPublication/wkTextContent.aspx?colType=4&yt=2018&st=06;其后并被2019年3月號的中國人民大學《復印報刊資料-歷史學》全文轉載 http://shop.zlzx.com.cn/lsx/160.htm),再向學界呈上了此篇2.5萬字的論文姊妹篇。

  

   該篇論文繼續探索甲骨文發現之后的歷史階段,“聚焦有關孫詒讓、羅振玉、和王國維的甲骨文早期研究學術史,探尋孫詒讓和《契文舉例》的相關情況,嘗試新創的計算方法應用于劉、孫、羅的考釋成果對比,考辯羅振玉研究甲骨文緣起真相,并論述日本學者的早期挑戰、和羅王以‘兩劍封喉’確立‘二騎絕塵’的過程,及羅振玉歷史性功績的關鍵性。”在論文的最后部分,論文作者對羅振玉在中華文化和近現代學術轉型上的歷史性貢獻,嘗試做出了中國學術期刊論文中最為深入的總結和較高的歷史評價。

  

孫詒讓評價迷霧與《契文舉例》的流轉

——新近發表論文《羅振玉等人早期甲骨文研究學術史新探》系列報導之一


   在論文《羅振玉等人早期甲骨文研究學術史新探》的第一節“孫詒讓及《契文舉例》成書背景”作者寫道:

   1903年末出版《鐵云藏龜》、對甲骨文進行鑒定和初步考釋之后,劉鶚(1857-1909)自己并沒有再接再厲,羅振玉(1866-1940)也沒能聞雞起舞。除了風雨飄搖烽煙四起的環境,及個人事業、仕途、謀生等因素造成的干擾之外,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由于兩人都頗具自知之明。他們在期待有著幾千年文化傳承、科舉制度培養的傳統中國學者中,有臥虎藏龍之“四方君子,…有心得釋文、以說稿惠教,皆禱祀以求,不勝感激者也”(劉鶚語

   );相信“區宇之大…必將有嗣予而闡明之者”(羅振玉《殷墟書契后編*序》語)。清朝科舉大約三年一科,平均全國每年就考出滿腹經綸的幾百個舉人、一百來名進士。而劉鶚和羅振玉的出身僅是秀才級的監生、附生,沒能中舉,遑論進士。雖然晚清時的科舉出身已不能代表真學問的高低、甚至對新學還有所拖累,但在學術領域里,傳統出身觀念給劉、羅的無形壓力仍是不容忽視的。回望當年,如即使身為新學領軍人物的嚴復(1854-1921),在畢業于福建船政學堂和英國皇家海軍學院以后、就任北洋水師學堂總辦的前后,仍執著回鄉四次趕考(皆落第),就是一個具代表性的佐證。

  

   況且甲骨文發現之初,即被名噪一時的大學者如章太炎、康有為等斷然否定;日本漢學界的主力東京學者群、甚至古玩家趙汝珍等,也都認為甲骨文是逐利之徒的偽造。章氏不但有諸如“國土可賣,何有文字”的冷嘲熱諷,更有諸如“《周禮》有釁龜之典,未聞銘勒”、“骸骨入土,未有千年不壞”等學術否定,并貶斥劉、羅為“非貞信之人”。

   多方面因素疊加造成的嚴酷歷史環境,將包括新萌芽的甲骨學在內的中國學術,摧殘得奄奄一息;同時也使得《契文舉例》作為《鐵云藏龜》面世后多年內的僅存碩果,成為極小學術圈內一閃而過的流星:迄今資料顯示,三個可能及時見到的學者中僅羅振玉讀過,且他的處置是未予回應、僅存于心。羅振玉1913年初在《殷墟書契前編*序》中所回憶的,應是當時情況和內心的真實寫照:“彼時年力壯盛,謂歲月方久長,又所學未遂,且三千年之奇跡,當與海內方聞碩學之士共論定之。意斯書(《鐵云藏龜》-筆者注)既出,必有博識如束廣微(西晉大學者)者為之考釋闡明之,故非曾曾小子所敢任也。顧先后數年間,僅孫仲容徵君(詒讓)作《契文舉例》,此外無聞焉。予至是始有自任意。”

  

   而在“羅王之學”確立之前,孫詒讓(1848-1908)才是當年公認的頂級樸學大家、古文字學宗師。……但在清末民初的大變局中,孫詒讓的光芒幾乎全被章太炎、康有為遮掩。對這一特定歷史現象,自認章氏門生的魯迅以尖銳眼光做過精彩注腳:“廣東舉人多得很,為什么康有為獨獨那么有名呢,因為他是公車上書的頭兒,戊戌政變的主角,趨時(意近“時髦”,-筆者注);…清末,治樸學的不止太炎先生一個人,而他的聲名,遠在孫詒讓之上者,其實是為了他提倡種族革命,趨時,而且還‘造反’。后來‘時’也‘趨’了過來,他們就成了活的純正的先賢。”

   此外,孫氏的成就后來還有被羅、王言論遮掩的一面,對此筆者將在后文中論述。

   與以往“學究遺老”的印象不同,筆者近年方知孫詒讓在甲午戰爭后疾呼并致力維新,晚年勉力創辦的都是新校、新學,大力鼓吹的是極前衛的雙管齊下:“殷周國粹,法美民權”。在這點上孫氏與劉鶚同屬特立獨行的“畸人”:嗜好都很舊,行為都很新——故人未相見卻有犀通奇緣。《鐵云藏龜》出版后僅約不到一年,就被孫詒讓看到且驚喜異常:“蒙治古文大篆之學四十年,所見彝器款識逾二千種,大抵皆出周以後,…每憾未獲見真商時文字。頃始得此冊,不意衰季睹茲奇跡,愛翫不已”,遂奮筆疾書,僅用時兩月于1904年底寫成《契文舉例》。

   甲骨學界都已知道,孫詒讓的《契文舉例》在1904年末寫出之后沒能及時出版。他將手稿抄寫了三份,分別寄送了劉鶚、羅振玉、端方(據陳夢家《殷虛卜辭綜述》),但下落如何?是否得到過回應?《契文舉例》直至孫詒讓逝世(1908年)后近十年的1917年,才由羅振玉在日本代為出版,這又是為什么?論文作者在第一節后部和第二節“《契文舉例》手寫本流轉新探”中對這些謎案進行了新的探索。

   論文作者接著寫道:

   趙誠在其《二十世紀甲骨文研究述要(上)》中,綜合前人研究較完整地介紹了《契文舉例》的抄本流傳及出版:1904年孫氏初成《契文舉例》后,“由李店堂等抄寫了幾個副本。正本自留,副本分寄他人。陳夢家《殷墟卜辭綜述》(P.55)說孫氏‘曾以手稿寄羅氏,又曾寄劉鐵云、端方’。羅振玉于宣統二年(1910)所寫的《殷商貞卜文字考》說:‘亡友孫仲容徵君詒讓亦考其文字,以手稿見寄。’1916年12月24日,王國維寫給羅振玉的信中說:‘見孫仲容比部《契文舉例》手稿…以五元從蟫隱得之’…寄給了羅氏…后來,羅振玉將《契文舉例》印于《吉石庵叢書》中(日本,1917),用的是王國維寄的那個稿本。孫氏曾寄給端方一抄本。端方死于蜀中,‘其家藏書散出,乃入滬肆’(孫孟晉語,轉引自樓學禮《契文舉例*校點記》)。則端方藏本似即王國維所購而寄給羅氏之本。…孫詒讓曾在自留的底本上做過‘大幅度的修訂’(樓學禮《契文舉例*校點記》),即現藏杭州大學圖書館的《孫仲容先生<契文舉例>稿本》,經樓學禮整理校點,1993年由齊魯書社影印出版,書名仍稱‘契文舉例’。”

  

   據此可以見,孫詒讓對于《舉例》初稿不滿意,想看到更多甲骨新資料和同仁反饋而未得,只能面對現在看來十分可憐的一千來片拓片印記(劉氏初收的甲骨既小且碎,與其后羅氏等收藏研究的甲骨在數量和質量上都不可同日而語),一再揣摩、修改,直到去世。由此也可見孫氏對甲骨文之器重、對這部著作之鐘愛;但也因沒能及時出版,這部甲骨文研究初期水平最高的專著險遭湮滅的命運。博覽群書的梁啟超在1920年所作《清代學術概論》中對孫氏有很高評價(見前述),但講到當時新發現的甲骨文研究只能列出四部著作:羅振玉的三部,孫氏的只有一部《名原》。這是因為孫辭世后,其家人勉力出版了包含甲骨文在內的古文字研究綜合性遺著《名原》,而沒有選擇更專業的《契文舉例》。

   ……但這些說法,都是建立在《舉例》三個抄本全部下落不明的基礎上,而根據下述王國維致羅振玉信,王氏得購那本《契文舉例》是因為他碰巧目擊了“劉彝仲攜來…適在彼處售書”。王國維給羅振玉信(1916-12-14)的相關原文是:

   “茲有一事堪告者:旁晚出蟫隱,見孫仲容比部《契文舉例》手稿,乃劉彝仲攜來者,以五元從蟫隱得之(今日出甚得機會。劉彝仲適在彼處售書,否則蟫隱畏其為人,未必購之)。書連序共九十六頁,每半頁十二行,行二十三字,其所釋之字雖多誤,考證亦不盡然,大輅椎輪,此為其始,其用心亦勤矣(□釋為貞始于仲老,林博士與其暗合耳)。此書明年如接辦《學術叢編》,擬加刪節,錄其可存者為之一卷,何如?想公知此稿尚存,當為欣喜。”

以往學術界之所以做出“羅印本”來自“端方藏本”的推斷,是因為羅王之外無人知道“劉彝仲”是何人;連羅氏長孫羅繼祖在2000年審定的《羅振玉王國維往來書信》中都錯注為:“劉彝仲:上海書商。”而據劉鶚曾孫劉德隆先生揭示:劉彝仲(扆仲的變寫)就是劉大黼,劉鶚的第二子,其人游手好閑,因“吸食鴉片,不檢行止,不為家中人和親戚朋友所韙”。這個難言之隱也正是王國維說“蟫隱畏其為人”的緣由。所以,就算《契文舉例》的“端方藏本”真的能從端方存書地點流入上海,先一步識貨入手的也不會是不著調的劉二公子;而明顯更為合理的推斷,(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孫詒讓   羅振玉   林泰輔   王國維   內藤湖南   甲骨文研究學術史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bnqwqk.tw),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bnqwqk.tw/data/116555.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bnqwqk.tw)。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组选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