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高義:對中美關系40年的思考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888 次 更新時間:2019-05-26 09:31:31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傅高義 (進入專欄)  

  

   我今天談這個題目是為了交換意見。我覺得有些話題值得好好談一談。我有兩個責任:第一個責任是值此中美建交40周年——我認為40年非常成功——有必要予以充分肯定, 這是第一個題目。第二個題目, 我覺得我們有責任, 因為今天中美關系非常緊張, 我想利用我的經驗, 基于我作為一個美國人, 探討一下為什么這種緊張會出現并持續存在。很多在波士頓、紐約長大的美國學者不太支持特朗普總統, 我是在美國中西部長大的, 那里支持特朗普的朋友不少。很多哈佛大學教授沒有這樣的朋友, 我是有的。所以, 我想談談他們支持特朗普的情況, 對此我是有發言權的, 至少我是這么感覺的。

  

   先談中美關系40年的歷史。我第一次來中國是在1973年, 是參加一個自然科學代表團來到這里。當時研究中國問題的美國人是沒有機會來中國的。我開始研究中國是在1961年, 十二年后有機會來到中國, 非常難得。再往前推兩年, 1971年尼克松總統訪問中國, 我們學中文的人都非常高興, 覺得中國是大國, 我們兩個國家應該建立某種關系。但那時中國與美國尚未建交, 這在20世紀的世界形勢下是很不正常的事情。兩個大國應該有接觸。所以, 我們應該感謝那些實現兩國關系正常化的人們。

  

   1979年中美建交為什么是非常成功的?這是因為, 第一, 中美兩國的領導人思想很開放。大家都知道, 我研究過鄧小平。2000年退休后, 我覺得應該集中精力承擔起向美國人介紹東亞這個最重要的責任, 其中中國尤為重要。而要了解中國最主流的思想、最主流的文化, 最直接的途徑就是了解中國的改革開放, 研究鄧小平和鄧小平時代。所以, 我花了10年的時間來做這個工作。我一直認為鄧小平是了不起的, 在專門研究了他10年后, 更是覺得他的偉大。他是20世紀對改變世界歷史做出了最大貢獻的人。中國是一個古老的國家, 有深厚的文化傳統, 但鴉片戰爭后一百多年, 現代化一直沒有成功。直到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鄧小平主政, 開始現代化建設, 中國才開始發生巨大的改變, 這很不簡單。鄧小平為什么能做到這一點?我認為第一是因為他的背景特殊。作為一個領導人, 鄧小平的個人經驗非常豐富。年輕的時候曾在法國待了5年, 了解西方;后又在蘇聯待了1年, 其時蘇聯正推行新政策, 共產黨領導市場經濟。當然, 后來斯大林的政策有了改變, 但他無疑是見識過市場經濟的。從蘇聯回來后, 他參加了革命工作。20多年來, 他深知中國的貧窮, 了解中國的實際。因為參加過長征, 參與領導中國革命, 知道怎么組織工作, 怎么說服老百姓, 所以積累了非常豐富的工作經驗。此外, 他有領導軍隊的經驗, 在軍隊也有非常好的基礎。1949年, 他到西南局領導地方的工作, 所以很了解和熟悉地方的實際情況。1952年回北京后, 他對全國范圍內與黨有關的事情就更有了全盤的掌握, 和毛澤東、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彼此了解, 十分熟悉。特別是1973年到1976年周恩來病重期間, 他有機會領導外交工作, 這使他跟外國領導人也常打交道, 和日本人更是特別熟, 因為日本與中國1972年關系就正常化了。所以, 他可以很方便地了解日本的情況。1978年以后, 他致力于同日本改善關系。1979年1月, 中國和美國正式建立外交關系, 這與他的決策分不開。所以我認為他是一個特別有遠見的領導人。

  

   而就美國方面來說, 當時的領導人雖然經驗沒有鄧小平這么豐富, 但是“二戰”以后的這些人覺得應該努力避免戰爭。不僅是美國, 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有責任通過有組織、有計劃的方式, 幫助世界變得更好, 所以要有個世界性組織來促進世界和平, 這是他們的思想——很可惜, 現在美國的領導人不如那個時代的領導人——所以, 當1979年美中建交后, 美國很想支持中國的經濟發展, 也很歡迎中國人來美國。有的中國人說, 美國想遏制中國, 我承認, 現在華盛頓對中國的看法的確不好, 但美國有35萬中國留學生, 那是遏制嗎?不是!所以, 我想美國的主流思想是跟中國關系友好。

  

   中美40年的交往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績。從鴉片戰爭到1978年, 中國一直在努力實現現代化, 但在最近40年, 現代化才取得很大的成就, 為什么?我談一下個人的體會。如前所說, 1973年我有機會參加美國第一個科學代表團來到中國, 訪問了北京、無錫、蘇州、上海。我認為恢復工作后的鄧小平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就是重視教育, 恢復高考, 恢復大學。另外, 當時中國還非常落后——當然, 現在的情況好了很多, 變化很大——1993年到1995年, 我曾經在政府部門 (國家情報理事會) 工作, 我的同事約瑟夫·奈是當時的主管, 他讓我負責東亞一塊, 這使我有機會來中國。1996年, 我帶一批學者訪問了中國的一些大學。我認為世界很小, 中國和美國的關系密切, 應該想辦法合作, 進而建立良好的關系。所以, 20世紀90年代, 在我領導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時, 就想邀請中國領導人來訪。當時, 我邀請了江澤民主席來哈佛演講, 哈佛反對的人不少, 但江澤民主席接受了我們的邀請。我們給他介紹哈佛, 鑒于當時安全問題非常嚴重, 所以人們集中在一個房間。利用這個機會, 我請很多哈佛的教授參與座談, 以便他們能直接了解中國。江澤民主席談了一個小時, 談了中美關系的歷史, 也回答了一些問題, 我認為他講得很不錯。我也見過朱镕基總理。我有機會見了一些中國領導人。但很遺憾, 雖然我寫了鄧小平, 就是沒有機會見到他本人。總的來說, 40年來, 美中關系發展得很好。當然, 這對中國的發展有利, 對美國的發展也很有利。還有, 很多年來, 國際關系普遍信奉合作, 這對美中兩國來說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40年來中美關系的發展總體而言的確很好, 那后來為什么會出現問題?我想談兩點:一是為什么這次大選會有這么多美國人支持特朗普?我想原因之一是有不少美國人、特別是中西部的美國人找不到工作, 他們認為高層人員不夠支持他們。他們現在的經濟狀況很不好, 本來在一個工廠工作, 現在不僅僅有外貿的問題, 還有機械的發展、技術的發展, 不需要這么多工人了, 所以他們沒了工作。原因之二是許多產業交予海外, 先在日本, 后來在中國, 無法增加國內的就業, 直接導致了他們的失業。但在華盛頓和紐約的高層卻沒有想辦法, 也未制定好的制度來促進就業, 把他們的工作落實好, 盡力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當然還有黑人的問題。美國現在的意識形態, 是體認到“二戰”以前不給黑人平等的機會, 相反卻讓他們做一些粗劣的工作是錯誤的。所以, 后來非常注意向他們提供好的機會, 包括為他們在大學設置特別的獎學金。美國知識分子都認為這是好事。但是, 如果你是中西部白人的話, 看著自己的孩子不能上大學, 機會常常給了黑人, 就會非常不滿。這是支持特朗普的一部分白人的普遍心態。還有, 沿海地區通常收入高, 有錢的人非常有錢, 但廣大的中西部和其他地方的普通老百姓收入就非常低, 也沒享受到好的醫療制度。他們要是生病的話, 會花費不少。由于沒有好的制度, 華盛頓和紐約的高層普遍缺少民眾支持, 這些都構成了支持特朗普的民意基礎。

  

   但是很可惜, 我們的總統沒有政府工作的經驗, 也不懂得依靠專家, 甚至不需要他們的幫助, 所以他現在做得不盡理想。他本來是商人, 擅長討價還價, 這是他的基本思想, 這種思想顯然是不系統不全面的, 也不是國家層面的。我認為他的政策有很多缺點。那么, 支持特朗普的人為什么還這么多?在媒體方面, 以前右派、左派都看一樣的報紙, 或看同一個頻道的電視節目, 現在技術發展, 可以看報紙, 也可以看其他的媒體, 人人選擇自己偏好的信息, 所以, 統一思想就變得非常不容易。或者可以說, 現在的政治是日趨復雜化了, 以至產生了各種極端的看法。“二戰”以后美國的領導人——我是那一代的人——都覺得和平可貴, 為了和平, 需要合作。當時國會中的民主黨也好, 共和黨也好, 都是愿意合作的。為了國家, 為了一個更好的世界, 他們相信合作最為有利。現在, 他們變得都只會考慮自己的事情了。我想情況就是這樣的。美國現在的情況比較復雜。可以說, 美國現在的確有問題, 但美國也有優勢, 那些能干的人還在, 好的大學還在, 政府里踏實工作的人也有。只是這屆政府里有些片面的、奇怪的看法。它使得美國國內的情況變得復雜而不太理想了。

  

   最后談談為什么美國對中國有這樣的看法。本來, 美國的商人團體非常支持中美交往, 覺得中美關系非常重要。但是, 現在他們認為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和公平對待方面還不夠, 所以有一些異議。以前支持中美關系友好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團體是學者。美國學者希望和中國人合作, 現在有些美國學者也在與中國人合作, 但他們認為在中國做研究沒有以前容易, 有抱怨。以上兩方面的情況, 被美國國內有些政治家利用, 從而發表一些言論, 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中美關系。以上所述, 大致是我對中美關系現狀的一些觀察。

  

   作者簡介: 傅高義, 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教授。


進入 傅高義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bnqwqk.tw),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共和國史
本文鏈接:http://www.bnqwqk.tw/data/116469.html
文章來源:《復旦學報 (社會科學版) 》2019,年第2期

3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组选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