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光清:逆全球化阻擋不了全球化進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64 次 更新時間:2019-05-23 08:00:38

熊光清 (進入專欄)  

   [摘要] 逆全球化是全球化發展到一定階段出現的一種特殊現象,逆全球化并不意味著全球化的終結,也難以阻礙全球化的進一步發展。全球化所帶來的受益的不平衡性不僅表現在不同類型的國家之間,也表現在同一國家內部的不同社會群體之間,逆全球化正是對全球化所帶來的這種發展不平衡的反應。當前,逆全球化的主要表現是,貿易保護主義增強,極端政治傾向加重,民族主義抬頭。這在一定程度上對全球化的發展形成了挑戰,但其阻擋不了全球化的發展勢頭。當前,世界正處在新舊全球化的轉換過程中,在舊式全球化出現退潮的同時,新全球化正在興起。

   [關鍵詞]全球化 逆全球化 新全球化

  

   近年來,世界經濟復蘇無力,許多發達國家出現了非常強烈的民粹主義情緒,一些國家貿易保護主義增強,極端政治傾向加重,民族主義抬頭。這些逆全球化現象引起了人們對全球化進程的擔憂,但是,從逆全球化產生的背景和表現,以及新全球化發展的趨勢看,逆全球化阻擋不了全球化進程。

   一、逆全球化是對全球化發展不平衡的反應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世界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經濟全球化加速發展。冷戰的結束為統一世界市場的形成創造了條件,經濟全球化的發展獲得了非常重要的機遇。這樣,經濟全球化的領域和范圍不斷拓展,各個國家之間的交往越來越密切,彼此之間的依存關系不斷加深。但是,在經濟全球化迅速發展的過程中,經濟全球化帶來的受益的不平衡性也明顯表現出來,這不僅表現在不同類型的國家之間,也表現在同一國家內部的不同社會群體之間。

   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資本、技術、勞動力等生產要素的流動和配置在全球范圍內展開,經濟全球化促進了全球財富的增加和經濟的進一步發展。但是,經濟全球化也加劇了全球經濟的不平等。經濟全球化在很大程度上是市場經濟在全球的擴展,并且經濟全球化是由發達國家主導的,發達國家在這一過程中明顯處于有利的地位。這樣,在經濟全球化過程中,財富越來越向少數發達國家集中,發達國家成為經濟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20世紀 90年代以來,以互聯網為代表的信息通訊技術出現了爆炸式的增長,并對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國際關系都產生了重大影響。發展中國家在數字經濟中的低參與率阻礙了它們從日漸增大的“數字蛋糕”中獲取利潤,從而進一步加大了不同類型國家之間的經濟差距。

   盡管許多發達國家從經濟全球化中獲益匪淺,但是,在發達國家內部不同群體之間也同樣存在獲益的不平衡性,經濟全球化的主要成果被發達國家的大資產階級獲取,而占人口絕大多數的中產階層和低收入群體獲益很少,有些群體甚至成為經濟全球化的受害者。例如,在經濟全球化過程中,發達國家的制造業向發展中國家轉移,導致發達國家的一些工人失業或者只能從事更低收入的工作。同時,面對生產過程中不斷增加的資本密集度,資本與勞動之間更高的替代彈性增加了國民收入中資本所有者的份額,導致馬太效應更加顯現,拉大了貧富差距。

   特別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沉重打擊了歐美的中產階級,許多家庭失去了住房,大量全職就業崗位消失。以美國為例,產業轉移對美國工人的就業和收入都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一方面外遷工廠的下崗工人失去了制造業的穩定工作,他們或失業或到低端服務行業中就業,收入減少;另一方面,沒有外遷的企業主也拒絕給工人加薪,工會力量嚴重削弱,工人喪失了工資議價權。2011年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就是在許多美國大公司瀕臨破產,經濟低迷和失業率居高不下的背景下爆發的,這場運動表現出美國民眾對社會不公的強烈不滿。從占領華爾街運動開始,美國開始發生一場深刻的社會革命,美國中產階級和底層民眾將矛頭指向了經濟全球化。2016年特朗普的當選正是這場革命的結果之一。

   特朗普現象不能不說讓人大長眼界。這位個性張揚、口無遮攔、毫無從政經驗的房地產大亨在初選中一路過關斬將,將一個個共和黨“主流”候選人遠遠甩在身后,成為此次美國大選的一匹黑馬。特朗普現象的產生與美國的社會環境密切相關。當時,普通民眾經濟收入難以提高,非法移民問題、種族歧視問題難以解決,美國奉行的“全球主義”政策不斷受挫,都令美國人不滿,并刺激了民粹主義的崛起。特朗普就是靠爭取美國中產階級和底層白人對逆全球化的認同,贏得了美國總統大選,登上了美國總統寶座。

   英國脫歐公投也可以視之為英國民眾與精英之間的一場較量,同樣也表現出逆全球化傾向。2016年6月23日,英國就是否留在歐盟舉行全民公投。6月24日,英國公投結果顯示,51.9%的民眾選擇支持脫離歐盟。這樣,支持“脫歐”票數以微弱優勢戰勝“留歐”票數,用直接民主的方式宣告了英國脫歐進程的正式啟動。投票結果出來后,支持英國留歐的英國首相卡梅倫一臉茫然,顯得非常沮喪。隨后,他發表聲明,宣布辭職。從公投前的輿論分野和公投后的結果看,英國民眾與精英的選擇差異明顯。企業主、金融家和知識精英堅決反對英國退出歐盟,而中下層民眾則堅決主張退出歐盟。英國開啟脫歐進程不僅是歐洲一體化進程的退步,同時,由于歐洲一體化本身構成全球化的重要環節,因而,英國開啟脫歐進程也是對全球化的一次重要挑戰。

   二、逆全球化的主要表現及其影響

   如果說,反全球化由民眾主導,那么,逆全球化則由政府或政治人物開啟。近年來,世界經濟持續低迷,經濟不平等現象加劇,一些民眾的被遺棄感和不安全感增強,在這種背景下,一些政治人物打出民粹主義的旗幟,就比較容易被民眾接受,這也導致逆全球化具有較強的民粹主義色彩。當前,逆全球化的主要表現是,貿易保護主義增強,極端政治傾向加重,民族主義抬頭。

   一是貿易保護主義增強。全球經濟不平等的加劇,使得一些國家開始動搖自由貿易的理念,它們意圖通過貿易保護主義來保護本國經濟。2008 年金融危機之后,世界經濟一直復蘇無力,需求不振導致自由貿易對全球經濟增長的作用減弱。即便是一直大力推進全球化的美國也開始轉變方向,實施貿易保護主義政策。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后,出臺了一系列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他先后宣布,退出 TPP ,不再參與 TTIP 談判,甚至對WTO 規則也持強烈批評態度。2018年1月,特朗普批準對進口太陽能板和洗衣機征收高額關稅。2018年3月,特朗普又簽署公告,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征收高額關稅。2018年4月4日,美國政府發布了打算加征關稅的商品清單,擬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1333項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關稅。這些措施無疑是開全球化的倒車,增進了逆全球化的勢頭。

   二是極端政治傾向加重。此次逆全球化具有明顯的由政府或政治人物開啟并主導的特征。一些西方國家利用國家權力限制資本自由流動,加強國家對經濟的管制。同時,白人種族優越論、美國例外論、基督教原教旨主義等舊式極端思潮回歸,許多國家在移民、投資、市場監管、社會政策等方面的政策出現倒退。WTO多哈回合談判受阻,英國通過脫歐公投,特朗普力推“美國優先”戰略甚至退出《巴黎協定》,都是極端政治傾向出現的表現。

   三是民族主義抬頭。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西方國家一些民眾要求實行排外主義的經濟社會政策,民族主義勢力抬頭。這次重新抬頭的民族主義與歐美右翼民粹主義有所結合,形成了具有民粹主義色彩的民族主義。以歐洲為例,近年來,歐洲經濟長期低迷,加上歐債危機的爆發和移民問題的凸現,給歐洲帶來了大量的社會難題,為歐洲極右翼勢力的成長提供了土壤。它們主張民族主義,反對外來移民,反對歐洲一體化。2017年,西歐極右翼政黨多次在歐洲各國的大選中表現突出,挑戰主流政黨體制,雖然它們沒有獲得大選的勝利,但也充分顯示了其勢力。這在2017年的荷蘭大選、法國大選和德國大選中表現得最為明顯。

   三、新全球化:全球化的進程不可逆轉

   20世紀70年代以來,在全球化進程中,美國曾經是引領者、推動者,美國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動全球化進程。例如,進一步促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維護多邊貿易體制的權威,積極參與WTO的創建活動,促進烏拉圭回合談判結果的實施,同時大力開展國際經濟外交,推動雙邊及區域經貿合作和科技合作,等等。其目的在于以技術和資本的全面優勢,通過在國際上降低交易成本,進一步促進資本、商品和服務的跨國流動,從而實現全球資源的重組。當時,美國極力推進全球化的目的就在于全球化能為美國帶來巨大的利益。

   當前,全球化的負面作用在美國呈現出來,美國從全球化的積極推動者變成了逆全球化的積極推動者。美國等一些西方發達國家采取逆全球化措施,必然會給全球化帶來諸多挑戰,但是,逆全球化并不意味著全球化的終結,也難以阻礙全球化的進一步發展。當前,世界正處在新舊全球化的轉換過程中,在舊式全球化出現退潮的同時,新全球化正在興起。

   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和世界各國聯系的不斷增強,必然推動全球化向更深更廣的方向發展,新全球化浪潮的出現不可避免。縱觀當今世界,科學技術發展十分迅速,推動著生產力加速向前發展,并加深著各國之間的聯系和互動,特別是以信息通訊技術為代表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興起,客觀上會加速突破各種貿易保護主義的壁壘,促進新的國際分工體系和世界經濟格局的形成。同時,各國之間已經形成緊密相聯的依存關系,這使得一些西方發達國家在實施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時必會有所顧慮。國際社會也存在其他很多逆全球化的反對者,比如:一些跨國公司,還有一些發展中國家。

   同時,新全球化意味著參與更平等、發展更包容、成果更共享,意味著全球治理體系更加優化,國際政治經濟秩序更加公正合理。近年來,中國作為經濟全球化的受益者、推動者和貢獻者,在推動全球化進程中正在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一帶一路”倡議和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就是中國為推進新全球化與遏制逆全球化開出的良方。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大力倡議并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同時,在多個外交場合反復強調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當前,“一帶一路”建設已經從理念轉化為行動,從愿景轉變為現實,建設成果十分豐碩。同時,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使人們認識到,人類的命運休戚相關,各國在發展本國利益必須同時兼顧他國合理關切,這一思想也被國際社會廣泛接受。中國的行為與主張無疑會推動新全球化在新理念和新層次上的發展。

   (本文發表于《人民論壇》2019年5月中)

進入 熊光清 的專欄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bnqwqk.tw),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bnqwqk.tw/data/116426.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bnqwqk.tw)。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组选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