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新生:歷史學應當揭示人性的復雜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3606 次 更新時間:2018-09-05 20:44:11

進入專題: 歷史美學   傳統史學   人性  

路新生 (進入專欄)   李梅  

  

   編者按:20世紀初期梁啟超“史界革命”以來,歷史學亦開始了“西學東漸”的進程。最終在這場文化轉型的運動中,歷史悠久的中國傳統史學失去了它本應有的光彩與地位。而隨著傳統史學的落寞,舊史中活潑生動的人物也漸被宏大、抽象的規律所取代。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路新生教授認為,當今史學之大弊端在見“規律”不見“人”。歷史學是為“人學”,相比于從史實中歸納出抽象的規律,史學研究更應以人為主體、揭示人性的復雜,并以此引導、激勵個人,去思考自己的生活,度過更有意義的人生,讓史學真正的裨益每一個人。

   訪談對象:路新生,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國史學史、歷史美學,已出版專著有《中國近三百年疑古思潮研究》、《經學的蛻變與史學的轉軌》。以下簡稱“路”。

   訪談人:李梅,愛思想網學術觀察員。以下簡稱“學人”。


一  揮之不去的“右派”陰影


學人:能否簡單介紹下您的治學經歷?

路:談到我的治學經歷,就不能不提到我的父親。因為我的前半生,受我父親的影響和牽累很大。

我的父親路永明,1936年考取清華大學歷史系,在抗戰時他去了西北聯大。西北聯大畢業后,他就留在西北大學歷史系工作,1956年由西北大學校長侯外廬親筆寫介紹信,把他介紹到華東師大歷史系。我父親在清華大學時,當時有一個很有名的教授,叫劉崇鋐,是做世界古代史研究的,后來他去了臺灣,做了臺灣大學歷史系系主任。他很賞識我的父親,想讓他跟著去臺灣。但我父親對國民黨非常失望,相信共產黨能夠救中國,所以抱著這樣的一腔愛國熱情留了下來。1956年到華東師大歷史系工作后,沒想到第二年,我父親沒有說過一句對政治不滿的話,仍然被打成右派,掃地出門。

我中學畢業的時候,按照當時的政策,我鐵定可以留在上海的工廠工作。那樣的話,無論是物質條件還是交通條件,還是對家庭的照顧,都要方便很多。但受到父親打成右派的牽累,我就不得不降低一格,到上海近郊的一家化肥廠工作。因為當時的政治環境非常惡劣,出身不好的人生存環境很艱險,主要表現在政治上受到歧視和侮辱,物質生活也比一般出身好的人要差,所有的臟活、累活、重活我都要去干。這也都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政治上受到冷落和歧視,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中,我的心情當然是很壓抑、很不舒暢,只要有機會,我總是想離開這個工廠。

1972年,我開始跟上海歌劇院的孫栗老師學聲樂。1977年,剛恢復高考的時候,我就報考了上海師范大學的藝術系。上海師范大學是在文革當中,由上海教育學院、上海師范大學以及華東師范大學三所大學合并而成的(注:華東師范大學于1977年恢復招生)。在1977年報考后,考我專業課的老師是華東師大中文系的一位老師,他告訴我上海師范大學藝術系一共招36名學生,我的專業成績是第十五名,按道理肯定應該錄取我,那位老師也讓我回去準備行裝來報到。但回去后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錄取通知書。后來見了這位老師的面,他很尷尬,仔細打聽,才知道又是因為我父親的右派問題還沒有解決。

1977年第一次高考沒有成功,回到工廠以后,同事冷言冷語、諷刺挖苦,生存的環境更加艱險。我沒想到,僅僅隔了半年,又有一次高考的機會。據我了解,1978年第二次高考“一風吹”(注:一筆勾銷的意思),不再考慮成分問題,是劉少奇的兒子劉源的功勞。他也是77年考的,結果因為劉少奇的問題,沒有被錄取,就寫信給鄧小平,鄧小平后來做了批示,就不再考慮成分問題。

1978年,我就想參加第二次高考,但沒有時間復習。當時我在工廠里面做木工,為了請假,在一次工作時,我用斧頭砸了自己的左手大拇指。不過老天有眼,沒有把它砸成粉碎性骨折,而只是骨裂。廠醫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個不是工傷,而是自己砸的,但是他仍然開了兩個半月的工傷假。這樣我就有機會復習功課,報考華東師大歷史系。


二  由經學入史學


學人:您那時已經學了五年聲樂,為什么不繼續考聲樂?

路:聲樂和歷史相比,其實我更加喜歡歷史。當時學聲樂的唯一目的就是想離開工廠,改變自己的生活環境。如果兩個放在一塊讓我選擇,我仍然愿意選歷史。這也和我的父親有關。我父親喜歡世界古代史,特別是羅馬史。這曾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深刻地影響著我。在大學里我花功夫最多的就是羅馬史。

1982年大學畢業分配工作,我被分在普陀區教育局,很不甘心。去教育局報到以前,因為心里煩悶,就在外面閑逛,逛到一個地方看見掛著“普陀區業余大學”的招牌。我就很冒然地進去,見到一個長者在那兒掃地,我就問他,你們需不需要老師?他抬眼看看我,說你是哪里的?我說我是華東師大歷史系1978級的學生。他說你能教什么?我就胡扯了,我說古今中外的歷史都能教。他說這樣吧,你明天來試講一下。當時我覺得很驚愕,一個掃地的老頭跟我說這話?但巧了,其實他是這個學校的校長。試講的效果很好,他說你不要到普陀區教育局報到了,我們明天就去派人把你的檔案取過來。

就這樣,我到了普陀區業余大學,去教那些職校技校、中專里面來進修的老師。今天看起來普陀區業余大學當年的教學水準,不比今天的本科教學差,甚至要超過。

后來我教了兩年書,就想去考碩士研究生。原先我想報考世界古代史,但陰錯陽差到了中國史學史,在桂遵義老師門下讀碩士。講到考取研究生,就必須提我父親的老朋友——華東師大歷史系教授戴家祥,他是王國維的關門弟子。在我們家庭最艱難的時候,他資助過我母親。

1957年我父親被打成右派,掃地出門,被發配到華東師大印刷廠當校對。當時正好是大躍進,大家都是加班加點。而且為了節約成本,用那種很粗糙的紙、小5號的字體排文章。燈光的效果很差,字體又小,紙又黃。結果,一個排字工人把“毛澤東”三個字排成“毛匪東”的時候,我父親竟然沒有校出來。這是一個非常非常關鍵的詞。我父親驚恐萬狀,反復向領導說明情況,是因為校對條件太差而非故意。考慮到這個錯誤有客觀原因,所以當時沒有對我父親做出處分。但是到1960年,把我父親以“反革命”的罪名逮捕了。隨后華東師大開除我父親的公職。當時我家六口人,母親一個月工資是54元5角,難以養活六口人。只能撿野菜,撿一些別人吃剩下來扔在泔腳桶里的東西。所以到現在我還認識一些野菜品種,比如水紅花、小兔草、馬齒菜等。

在最艱難的時候,戴家祥先生以及中文系教授許杰,資助過我母親。這是恩重如山的。戴先生很關照我和我的家庭。當他知道我考取中國史學史的研究生后,有一次有意識地跟我做了一次很長的談話。他說你要搞史學史這個專業,就不能不碰經學。清儒有一句話,從小學入經學,經學實;從經學入史學,史學真。經學實,就是從考訂音韻訓詁入手,真正把經讀懂;從經學入史學,史學真,是因為“六經皆史”。他又跟我說,經學分今文經學和古文經學,兩家的家法、治學理念都不一樣,你去治經學史的時候,就應該了解。他建議我從江藩的《漢學師承記》和皮錫瑞的《經學歷史》入手。他還告訴我,江藩是古文經學家,皮錫瑞是今文經學家,皮錫瑞《經學歷史》的家派門戶色彩特別濃。你在讀他的書以前就要先了解。然后又跟我說,今文經學的治學方法論,是“重義輕事”——這個我在上課的時候也跟你們講過。古文經學重典章制度的考訂,把孔子看成是一個史學家,所以古文經學的學風在乾嘉時期被繼承下來。接著又跟我講了今文經學的“張三世”“通三統”“大一統”等。這些我以前都沒有聽說過,因為戴先生的提醒,我就開始蹣跚學步,一點一點地開始摸索經學。

戴先生跟我說了這些以后,導致我在做碩士畢業論文的時候,選擇了崔述。因為崔述是很特別的。第一,讀了經學史以后我知道經學有家派門戶之分,但是崔述的經學和當時的古文經學家的治學不一樣。乾嘉年間的古文經學家的治學,受漢宋之爭思潮的影響,是看不起、打壓宋學的。但是崔述在某種程度上同情宋學。崔述的治學,今文經學或古文經學都用,宋學的他也不排斥,宋學內部的程朱、陸王之爭,他也不管,也就是說崔述的治學帶有超家派的色彩。其次,崔述對中國現代疑古思潮影響特別大,對于顧頡剛的層累說有很直接的影響。崔述對顧頡剛的影響,學界以前都沒有提出來過。1998年,我在《歷史研究》上發了一篇文章——《崔述與顧頡剛》,在這篇論文里提了出來。我覺得崔述對顧頡剛最重要的影響,是他的方法論,而不是他的價值觀,疑經、疑古在顧頡剛他們那個時代已經成為一種風潮。


三  仕宦歸來:理學補課


路:1987年畢業以后,我就留在華師大史學研究所工作了。

在所里工作到1995年時,我應該可以評職稱了。但當時學校只給我們所一個副高名額,而在我前面還有資格比我更老的人,可是從學術成果來看,那些教師的成果沒有我多。后來學校通知我們所里說,現在上海市教委科研處缺一位副處長,誰愿意去,(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路新生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歷史美學   傳統史學   人性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bnqwqk.tw),欄目:學人訪談
本文鏈接:http://www.bnqwqk.tw/data/112136.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bnqwqk.tw)。

6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组选750